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网 > 时尚

绝世邪君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大漠荒芜决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5:35

绝世邪君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大漠荒芜决

“嘶…….”凝视着空中裂开的黑洞.秦石倒吸了口冷气:“这是什么诡异的招数.刚才若是被这攻击击中.怕是小命都要扔在这了.”

黑洞的浮现.秦石再次绷紧身子.连忙朝后疾驰了数百米.

“桀桀.小家伙.别急着跑啊.这才刚刚开始.”血巫师冷笑一声.枯手冲着秦石虚空一握.

轰.

骤然.秦石和血巫师之间的空间扭曲起來.内部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一样.令秦石的身躯猛然一僵.

“死吧.”血巫师贼眼一瞪.两者之间真空的空间突然爆裂开.一道一道狰狞的空间裂痕顺势就朝秦石扑去.

光是余威.秦石的黑袍就直接被撕成粉碎.惶急中他的剑眉一横.快速运起一个繁琐的手印:“魅鬼天照.”

轰.

一尊漆黑的黑日升空.直接撞击在坑洼的裂口间.

“咦.有点本事吗.”

攻势被抵挡.血巫师颇有兴致的扬了扬嘴角.旋即他十分轻松.一个侧身直接闪开黑日.单手浑厚的旋转一周.猛的用力一震.虚无的空间再度碎开.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生生将黑日吞噬.

秦石从远处喘着粗气.凝望着血巫师的动作咬牙道:“操控空间.好诡异的招数.难怪花零在他的手上都讨不到好处.”

“魂殿.”

了解到血巫师的恐怖.秦石不敢在大意分毫.迅速将魂殿铠甲祭出.

“咦.魂咒符魔师.”血巫师始终古井无波的贼眼.终是在魂殿祭出的刹那产生几抹波动.不过只是稍纵即逝.失望道:“不过可惜.只是一咒.若是三咒以上.倒是能让我忌惮几分.”

“血染日月.”

血巫师两手在胸膛翻开.一团异常凶猛的血气弥漫.直接将皇城的高空遮蔽.血雨如狂蜂一般.呼啸的笼罩秦石.

“大舍利决.”

黑眸一凝.秦石猛的张开双手.手掌间暴起汹汹幽火.烈火直接沿着他周遭覆盖下去.

“爆.”

幽火爆开.一百.两百.三百.

足足三百道幽火.跳动在秦石左右.第三百道幽火浮现时.秦石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些许虚汗.不过他仍是咬着牙关.承受着识海中剧烈的痛楚:“凝.”

俨然.三百道金光舍利.直接从幽火中聚集.

“这是什么招数.”

“这一招.这一招之前秦石好像用过.就是刚才对战两大宗主时用的精神武学.不过那时候才只有六枚.现在竟然有三百枚之多.”文武百官为之一颤.他们这才明白.原來刚才秦石还沒有动用全力.一想到这他们心里不明的感觉到几分恐惧.

这个二十岁的少年.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操控着三百枚金光舍利.秦石心底也是微微发慌.他也是第一次召唤出这么多的金光舍利.就算是达到二天之境.也十分吃力.

轰.

三百枚金光舍利的攻势异常恐怖.刚触碰到血雨直接将血雨蒸发.如一只一只迅猛的猎豹一样.冲着血巫师猛扑上去.

刺眼的金芒覆盖.血巫师的神色也出现几分慌乱:“咦.这精神武学倒有点意思.竟然能够叠加.”

这一下.血巫师再也沒有之前的洒脱:“小家伙.有点本事.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碎空御盾.”

血巫师的枯手一出.他面前的空间直接被他撕碎.碎裂的空间中突然咆哮出一只巨兽.这巨兽龙首蛇身.全身泛着黑色的鳞甲.异常的凶狠.

“这是什么怪物.”巨兽一出.惊悚了无数人的眼球.

秦石也是皱了皱眉.就这时他的瞳仁猛的一瞪.眼看着三百枚的金光舍利即将要刺穿血巫师.龙蛇巨兽突然从空间黑洞中跃起.一个翻身竟将所有的舍利吞噬到腹中.

吞噬掉舍利.龙蛇巨兽一甩长尾.竟又撕开一道空间黑洞.直接从中沉默的消失.

伴随龙蛇巨兽消失的还有三百舍利.直接和秦石切断联系.

“怎么.怎么可能.”

秦石不敢置信的捏紧拳.他三百枚的金光舍利.竟然连声爆响都沒听到.就这么直接消失了.

要知道.当初一百枚金光舍利.就直接要了栾慕华的命.现在可是足足三百枚啊.却轻松的被血巫师抵消.

“桀桀.小家伙.能逼我用出空间蛟龙.你也算是厉害了.在这帝国里应该能横扫一切.不过可惜你碰到了我.就到此为止吧.”血巫师一边说.眉心处开始闪烁起淡淡的黑光.身躯猛的朝前一倾.竟直接穿过他和秦石的空间.一把朝秦石的喉咙抓去.

眼前的视野一晃.秦石连回神的功夫都沒有.慌乱下他连忙起手去挡.

砰.

未料这时.血巫师露出抹诡异的笑容.本來抓向秦石的枯手突然转变方向.冲着秦石的小腹击去.

轰隆隆.

秦石猛的一怔.体内的五脏都翻滚起來.直接就如炮弹般被击飞出去.

“石头.”

诸人一惊.麟宇猛的侧身.而就趁着他失神的功夫.方衡一下趁机而上.根本不给他前去相助的机会:“你的对手是我.”

砰.

寒风四起.麟宇连忙咬紧牙关.一时间无暇抽身的被方衡拖住.

“小家伙.结束了.”将秦石击飞.血巫师不屑的哼了哼.单手虚空的高举.在他的头顶处空间碎裂.一尊虚无的炮弹轰然击出.

“天宫花束·冰凌花盾.”

危急关头.一朵璀璨的冰凌花突然怒放.生生阻隔在虚无炮弹的中央.

轰隆.

炮弹击中在冰凌花上.花蕊直接凋零.

看见冰凌花.不少人提紧的心这才放下.侧目朝朝堂的中央探去.花零的美眸睁开.缓缓的挺起娇躯.

“赶上了吗.”麟妃和玉罗刹同时松了口气.

咻.

虚空一晃.花零浮现在秦石的身旁.伸出玉手将秦石拉了起來.

“痊愈了.”秦石干咳的问句.

花零点了点头.上下打量秦石一番.道:“嗯.怎么样.还能战斗吗.不会我刚痊愈.你又要疗伤了吧.”

闻言.秦石无奈的苦笑一声:“这点伤.还不至于.”

“那就好.”花零凝重的应声.美眸泛着杀意的凝视血巫师:“老家伙.准备好受死.”

“哦.小美人.恢复得很快嘛.要我说.你就别逞强了.这累得一身汗多不值得.晚上我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血巫师满脸淫笑的嘲讽道.

花零玉面一沉.纵然起身:“哼.你沒那机会了.刚才我受的伤.我百倍还给你.”

轰.

两人直接交锋.花零这次沒有托大.刚开始就祭出宫阙.一席碧绿色的铠甲缭绕玉体.

在宫阙的加持下.她的速度提升数倍.一个箭步冲到血巫师身后.双手快速变化手印:“百花·凋零.”

骤然.数百朵幽花从花零的身旁绽放.每一朵幽花中都蕴含着极为凶煞的灵压.

砰.

幽花爆开.顺势朝血巫师吞噬.

花零动手.秦石也不敢怠慢.因为他知道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若是两人不能击杀血巫师.那接么玄殿秦宗.和麟妃等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魅鬼天照.”

一尊黑日.剧烈的从秦石手印中喷出.

望着高空中的对弈

.玉罗刹娇躯不停颤抖.此时在战斗的秦石和花零.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麟妃感觉到玉罗刹的异样.从旁边紧紧的将其搂在怀中:“相信他们吧.”

“嗯.”玉罗刹玉手狠狠的扣减.关节处已经有些微微泛白.这时她的美眸突然落在寂灭剑上.脑海中猛的想起什么.一把抓住麟妃的手道:“麟妃姐.幽冥剑的半道器灵在哪里.”

“嗯.”麟妃蹙了蹙眉:“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你别管了.快告诉我.”玉罗刹失去了往日的沉稳.焦急的道.

“就在寝宫的下方.”

“寝宫.寝宫.”玉罗刹轻喃几声.连忙道:“麟妃姐.快带我过去.”

罕见玉罗刹这样失神.麟妃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为此不在耽误的点下头.和玉罗刹朝寝宫遁去.

轰.

高空中的交锋越演越烈.已经波及到下方的对决.

无数人在余波下被震晕.血巫师在花零和秦石的联合下.开始有些吃力.怒道:“你们这是在找死.”

“少废话.”

秦石侧身绕到血巫师的背后.掌间五道金光舍利直接怒放.冲着血巫师的后心刺下.

“天宫花束·吒紫嫣红.”

花零趁此机会.玉手熟练的捏合.一个翻手的手印祭出.手印一出.七彩的光晕冲天而起.

轰.

血巫师刚闪开秦石的金光舍利.七彩的光晕直接将他击中.

“成了.”秦石和花零连忙朝血巫师望去.不过就在七彩的光晕散去后.两人的瞳仁骤然一缩:“怎么.怎么可能.竟然无效.”

只见血巫师完好无损的探出身.枯槁的手掌一挥.七彩的光晕在他面前形同虚设.直接被空间震散:“嗤.配合的不错.不过在本尊面前.八阶以下的武学根本无效.”

“八阶以下的武学无效吗.”

而这时.秦石突然停下身.嘴角漠然的朝上一挑.一连串的手印迅速翻腾.令在场的人露出不解.

“他要做什么.明知道八阶以下的武学无效.他难道还想要用武学攻击.”

“难道他有八阶武学.”

“不可能.帝国最高的武学不过就是擎天弑雷决.才不过是七阶上乘.怎么可能有八阶武学.”

“那他要做什么.”

不解的不光是朝堂上的人.花零也是蹙了蹙眉.而就在这时她的瞳仁一缩.一抹她从未感应到过的惊恐之力突然在秦石手印中朝八方扩开.

这力量一出.秦石脚下的大地直接沦为荒芜.荒芜之境顺势吞噬了方圆千米.并且还不断的扩散.之前还坚固的大地化为流沙.令无数人深陷其中.

“那么.给你尝尝这个.”

“大漠荒芜决.”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如何
去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怎么走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收费
对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评论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