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网 > 体育

神葬八荒 第89章:离去(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7:49

神葬八荒 第89章:离去(上)

“那个,月……”

“叫我晨莘!”

“呃……好吧!晨莘,你现在去哪?”赤头疼地望着眼前的空灵少女,两人在这仙女湖中已经站了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这里比较僻静,但谁也保不准没有人会过来,要是被人发现,恐怕又是一个麻烦。

“我既然都叫你相公了,当然一切都由你做主喽!”晨莘微微嘟了嘟嘴,一副全凭你做主的样子。看到晨莘这幅样子,赤是一个头比两个大。他现在可是有正事要办,可要他带着晨莘,却是有点不太好。

“这个,我现在还有事要办啊?你跟着我,可是回去碰到很大的危险啊,要不你先离去?”赤斟酌着语气对晨莘说道。

“你想甩掉我?绝对不行,哼哼……我好不容易才将你给翻出来,怎么能这么容易就让你走掉!”晨莘翻了翻眼皮,不悦地说道。

“呃……”赤彻底无语了起来,这该怎么办?赤苦着脸,百般讨好她,不过不知怎地,她就是油盐不进。无奈之下,赤只好将她给带上了。赤抱起在地上玩耍的赤犬,准备离开仙女湖了。

“我们现在先出皇宫,你认识路吗?”

“当然……不认识!”

“我还以为你认识,没想到你也不认识!”

“哼,我稀里糊涂就跑到这里来了,我怎么会知道哪里走,你怎么就这么笨,真是笨猪,笨蛋!”晨莘听到赤这样说她,立时反驳道。

“……”

跟晨莘斗嘴,赤是彻底地败下阵来,就凭他那笨笨的嘴巴,哪里是伶牙俐齿的晨莘的对手,每每看到败下阵的赤,晨莘都会用一种很得意的眼神看着赤,像是在说,看你跟本姑娘斗,说不死你!两人边说边走的过程中,两人却是逐渐远离了仙女湖。

在赤说不知道怎么去倩云宫的时候,立马就迎来了晨莘的一番鄙视,不懂不会问啊?这皇宫里面那么多下人,随便问问不就知道了?

当晨莘说到这里的时候,赤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暗骂自己真是笨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真是不该。其实也不能怪赤,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处在高压状态下,哪里有时间去想那么多,等到突然放松后,突然间脑子有些短路也正常。赤问了下人,知道路线后,很快便来到了倩云宫。

当站在倩云宫门口的时候,赤却有些踌躇了。不管皇帝怎么对待他,但甘倩对他却是没的说。不仅帮他来到皇宫获得了名额,而且在皇帝起了杀心之后,还帮他说话,这让他非常感动

神葬八荒  第89章:离去(上)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赤的情绪有些奇怪,晨莘偏过头对着赤说道,闻着晨莘身上隐隐散发的体香,赤微微笑了笑,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我们进去吧!”

“你好,我是你们公主的朋友,还请通报一下,就说赤来了!”赤对守卫说了一句。那守卫见赤说话还算客气,虽然疑惑公主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朋友,但还是恪尽职守地进去通报去了。不一会儿,甘倩便拖着一脸的倦色来到了赤的面前。

“赤,你来了啊!”甘倩勉强地笑了笑。

“公主,你怎么了?看起来气色有点不太好?”赤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甘倩现在的这幅摸样,不知怎地,心里有点不太好受。

虽然他与甘倩不过是萍水相逢,但两人却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尤其是甘倩那悲惨的过去,更是令赤深感同情。所以,现在乍一看到甘倩这个样子,赤的心中微微升起了一丝担忧。

“我没事,只不过和我父皇吵了一架!”甘倩勉强地笑了笑,视线突然移到了赤身边美的惊心动魄的晨莘身上,道:“这位是?”

“他是我相公?”赤还没说话,晨莘便轻笑了一声道。

“呃,你,你们……”

甘倩显然被这劲爆的消息给惊得呆住了,她伸出白皙的小手,指着赤和晨莘,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出来,无怪于她会如此吃惊,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没可能啊!

赤苦笑了一声,却也不好辩驳。如果是不是吧?那么恐怕晨莘又会发飙,但如果说是吧?那么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所以现在的他只能拿出最好的武器,沉默……

“你们两个?我了解了,一定是你小子在勾引了人家是不是?快说,你这无耻的家伙,我怎么就没看出你是个勾搭美女的好手啊,当真隐藏的够深啊!”甘倩在看了一眼脸色微微泛红的晨莘后,突然间对赤娇喝道。

赤一听这话,算是彻底呆滞了。这究竟什么逻辑啊?自己怎么就成了恶人了,貌似我还是受害者来着?

“不……不是啊!”赤欲哭无泪,他算是不能理解女孩的想法了,这算什么事啊?

“对了,我们干嘛站在这里说啊?还是先进去吧!”甘倩猛地一拍头,微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公主,其实这次我是想和你告别的,还剩下十天的时间,我想要先到太虚城去,给我的老师和伙伴们报个信。”

“至于虚元宗选拔大会,我想请你们皇家的人,在太虚城与我回合,毕竟去虚元宗还是要经过太虚城,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如果麻烦的话,我回去一趟,再回来?”听完赤说的话,甘倩的神色猛然一呆,眼神顿时黯淡了起来。

“你这就要回去了啊?也是,这皇宫终究不是你的家,呵呵……我没事,就按你的说的吧!父皇那边,我回去解决的!”甘倩勉强地笑了笑,嘴角扯出一个很不自然的弧度。

“那你们是想现在就走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快……”赤虽然也有点不舍,但有些事可拖不得,这十天的时间,赶路需要花费两到三天。而到了太虚城,还要完善一下计划,这时间,也算挺紧的。

听完赤所说的话,甘倩心神一震,眼睛顿时酸了酸,仿佛要哭出来,但很好的被其抑制住了。甘倩望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人,伸出了白皙的双手,一手拉着赤的手,一手拉着晨莘的手,低低地说道。

“我知道,或许我和你们,是一个不同世界的人,但我却愿意衷心地祝愿,你们能够幸福,一起相伴……到永远,其实,我很羡慕!”说着说着,她的眼泪还是没有忍住,一滴一滴地浮现在她那精致的脸颊上。

甘倩将赤和晨莘的手放在了一起叠了起来,继续说道:“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的母亲曾经对我说过,如果爱一个人,那便不会惧怕任何困难,只要两人同心同德,那么无论是何等艰辛的路,都将会有见到彩虹的那一天!”

“我希望你们,能够永远地做那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伴侣!”甘倩一字一句,认真地对赤和晨莘道。听完甘倩说的话,无论是赤还是晨莘都有点不好意思。他们是自家知道自家事。

赤很清楚,晨莘叫他相公,那绝对不是真心实意的。而晨莘也清楚,自己现在根本就对赤没有半点感觉,她不过是在遵从她爷爷说的话罢了。

赤和晨莘虽然心中明白,但此刻如果要他们对甘倩说出实情,恐怕他们任何一人都做不到。

“那个……公主,我们会的!”赤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握着晨莘的手微微地紧了紧。晨莘会意,也是甜甜地一笑,道:“是啊,你别担心我们,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如果这家伙敢不老实,我就把他给阉了,哼哼……”

“扑哧!”

晨莘的一句话瞬间令甘倩破涕一笑。而赤听后,却突然感到后背一凉,猛然缩了缩身子,这小姑奶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没想到这么彪悍啊?赤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打定主意,以后可千万不要惹这小姑奶奶,不然还真没自己好果子吃。

“好啦好啦,我送你们出去吧?”甘倩笑了一声后,对着赤和晨莘说道。说完后,拉着赤和晨莘便朝着皇宫外的方向走去。还没等赤点头,便被其拉着走了起来。

“甘倩,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或许说出来你会很不高兴,但我想,或许说出来的话,你可以规避一些风险!”就在几人朝着皇宫外走的时候,赤突然小声地对甘倩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我不会怪你的。”

“小心你的父皇……他这个人,很危险!我不知道以前你的父皇是不是这样,但就我这几天接触来看,你的父皇或许可以称得上一名杰出的帝王,但他却绝对称不上一位仁爱之君。”

“以我对他的看法,他似乎有点……表里不一。虽然这样说你或许会怪我,但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要告诉你,因为我的事,或许会牵连到你……”

赤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便是,在绝对的利益面前,那个皇帝,可完完全全不在乎什么亲情的存在,所以他表现出来的,很有可能都是装的。甚至有可能,连对甘倩母亲的爱,也可能是……装的!

贵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贵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贵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贵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贵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