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网 > 科技

趙忠祥批傳統點翠揭秘古老的點翠文化圖

发布时间:2019-11-09 02:26:45

赵忠祥批传统点翠 揭秘古老的点翠文化[图]

赵忠祥批传统点翠 揭秘古老的点翠文化[图]

近日,天津青年京剧团程派青衣、国家一级演员刘桂娟因为一则“点翠头面”的微博引发友热议,有友质疑其残忍,刘桂娟及另一部分友则坚持认为这是对艺术的追求今日(4月25日),央视主持人赵忠祥更新微博,批判传统点翠是非不分

赵忠祥在微博写道:“犀角可入药,熊胆可入药,虎骨亦可入药,……那是从前,现今科学研制替代品,既保护生态,又能为人类医学服务,这已是文明进步的潮流京剧服饰也应如此,难不成为穿虎皮坎肩而再杀虎取皮吧,几根鸟毛暂找不到替代也没必要吵吵力挺,那真是是非不分了‘善小为,恶小不为’”

不少友纷纷留言力挺:“顶~不因恶小而为之”“支持赵老师的说法!”“赵老师对野生动物还是有感情的”“动物世界发话了”

事件始末

近日,天津青年京剧团程派名家刘桂娟的一条“点翠头面”的微博,引来很大争议昨天,刘桂娟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我感觉有点无厘头、莫名其妙,这东西在长安大戏院每天都能看到”一位京剧院的盔箱师傅对表示,现在用真“点翠”做头面已经极少了,大多会采用染色鹅毛代替翠鸟的羽毛

近日,刘桂娟在微博上发了京剧《锁麟囊》的剧照并附上文字:“这一头点翠头面,十几年前买的,花了12万银两,今天即使是40多万人民币也买不到了,80只翠鸟翅膀下的一点点羽毛,经过点翠师傅的加工,变成有流动光泽的头面,永不褪色”此微博发出后,引起了一些友的不满,有动物保护人士说拔活翠鸟的毛过于残忍,也有人指责她炫富

昨天,刘桂娟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我感觉有点无厘头、莫名其妙,这东西在长安大戏院每天都能看到,就是旦角头上戴着的,那个角儿(名家)没有点翠头面?”刘桂娟表示,不想对此事做过多回应,她觉得热度明天就会过去当天晒出的点翠头面是天津青年京剧团十几年前买的,不属于她个人,发微博只是想表达京剧的美,“我就是一演员,没想那么多”

京剧头饰的“点翠”真的有这么贵?京华时报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京剧院盔箱师傅,他说:“如果是真点翠的话,十几万是正常的价”让友愤怒的是做“点翠”要拔活翠鸟的毛,这太残忍了这位盔箱师傅解释说:“过去做点翠确实要用活鸟的毛现在很多人不能理解,把小动物毛给拔了,就为了舞台上的光彩靓丽现在不同了,会做点翠的师傅全国也没几个,而且你要去逮鸟,还会有人把你抓起来”

这位盔箱师傅表示,现在剧团里一般演员用的点翠是染色鹅毛制作成的,“只有鹅身上一小点羽毛适合做点翠,还有用绸缎做的,但质量相对比较差在过去,是有很多角儿拿钱自己置一般的剧团不会花这么多钱去置办这个东西,大多数演员也不用真点翠,要说很多演员都有那就太夸张了,这种东西只会越来越少”

这位盔箱师傅感慨道,现在别说是做点翠的老师傅,就是连做京剧盔头的师傅也越来越少“现在找个做盔头的师傅太难了,原来一直想拜访北京的李仲泉先生,前些时候听说他已经去世了,太遗憾了”[1][2][3][4]下一页

责编:传媒

有效治疗心律失常药物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