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兰察布信息网 > 星座

越怪越艺术时装走向流行服装文化资讯

发布时间:2019-11-29 01:29:53

越怪越艺术?时装走向流行服装文化资讯

从Lady Gaga的幻想创意到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半开玩笑般的舞台服装———今天的流行女明星们竞争着成为顶尖的“雷人”和怪异时尚的主导者。到底优雅的红毯时装风格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她们的服装又可能达到怎样的怪诞模样?

春天是一个多产和多彩的季节。不只大自然,时尚和趋势也一样。从每年的第一个月开始,来自纽约、伦敦、米兰和巴黎的时装走秀纷纷上演,同时发生的还有各大颁奖典礼,呈现了在电影和音乐领域的红毯上的最佳穿着,从格莱美、全英奖到英国影视艺术学会奖和奥斯卡。春天就是时尚的狂欢盛宴。

雷人服装涌现红毯

在过去,如果你想要看到荒诞、概念或者简单可笑的时装,那么时装秀是最好的地点。相反的是,在颁奖礼上,一般都沉浸优雅的海洋,到处都是可爱、多彩的Valentino、Marchesa和Versace长礼服。在2001年,女明星比约克在奥斯卡红毯上穿着设计师Marjan Pejoski的天鹅连衣裙,还放了6个蛋在地上,被人嘲讽奚落了很多年。到了2011年,十年过去了,没有人会再因为比约克的这种着装而惊讶。这个春天,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凯蒂·佩里向人炫耀了天使的翅膀;10岁的女演员和流行明星维罗·史密斯穿上了8英寸的厚底运动鞋;美国歌手Nicki Minaj将豹纹图案弄到了头发上;而Lady Gaga更是以藏进蛋里的方式出场,下面有多人抬着,就像是罗马的君王。

设计师们最骇人和反常的创作被放在了红毯的明星上,而非时装秀场。事实上,最被多人议论的这季发布秀不是由凯特·摩丝、劳拉·斯通或者其他模特演绎的发布秀,而是Lady Gaga首次亮相T台的Thierry Mugler巴黎女装秀。在明星的身上发生着一些奇怪的时尚变化。明星们比起设计师来,也越来越勇敢和先锋。

新明星引领“艺术”时尚

今天,即使是在音乐领域上最响亮的女性名字,也不会将其与她们的前辈的音乐风格相隔离,因为这些前辈大多数都创造出了经典的流行。但是,现今的女明星们看上去的样子却是完全新奇的。大牌明星已经占据着主流时尚(这种趋势主要集中在音乐上———电影明星是很少有极端的在时尚选择的,也许是因为他们要塑造多种人物外貌,要让人觉得可信)。英国辣妹组合、布莱尼、詹妮弗·洛佩兹,甚至是麦当娜———所有在过去十年的白金销量的女歌手们都在之前接受这样的想法,那就是要时尚和女性化,做到性感、可爱和酷酷的。歌手们特别穿着的服装是很容易销售出去的,或者是容易被仿制在商业街时尚中的,比如Buffalo运动鞋、热裤和低腰牛仔裤。

德弗莱姆是一名社会学家,他在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授一门叫做《Lady Gaga 和名誉社会学》的一门课程。他说Gaga的时尚是对于其他流行明星的一种转变。“Lady Ggaga改变着一些熟悉的时尚风格。她对于时尚风格和性别的领悟是与众不同的。它是艺术的,而不是商业的。她的时尚是一个目标,一种表达,而非手段。”他说。

而新的一代明星要是没有紧身连衣裤、鲜红色的胸衣、用花朵等特殊材料制成的连衣裙是不会出门的。她们的发型也是拒绝有条理的。像蕾哈娜、Jessie J和帕洛玛·菲丝这样的歌手会选择看上去像俗气的艺术或者戏剧性般炫耀的,甚至是像勇士一样的服装,而非跟随传统意义上的标准着衣风格。

设计师抛弃定式包装明星

这些新的明星和设计师们有着独特的关系。传统上来讲,当表演者和品牌艰苦打造合作关系时,他们是平等的。凯莉·米洛和Dolce Gabbana合作,这个意大利高级品牌经常给她提供“俗气”的艺术设计和浮夸炫耀风格的时装。Julien Macdonald因可爱的连衣裙而闻名,而Girls Aloud组合也是这样。当这个品牌决定为这个组合设计服装时,没有人感到意外。但是当Giorgio Armani为Lady Gaga的2010格莱美颁奖典礼设计服装时,这个合作关系看上去就很疯狂了。设计师以克制的风格和原色纱闻名,而Lady Gaga平时的风格就像是将龙虾放在头上一样夸张。这一次,Armani完全放弃了他在过去36年里的风格,为的就是用小闪片装扮这位流行明星。“不太可能从Armani的系列中给Gaga一套服装,因为她穿艺术的设计。”一位发言人承认道。

今年,Armani为凯蒂·佩里的格莱美奖设计服装,给了她一件订制的,有翅膀的,水晶装饰在外表的长裙。同时Gaga转投Hussein Chalayan,这个品牌众所周知是有创意和实验性的,经过不断地说服,设计师终于决定为其订做“蛋装”。这些新的流行歌手都穿着从知名的品牌那里订做的服装,服装不同于品牌本身的标志性外观,而是十分野性化的,对标注定式做了一次大的转变。这些流行明星启发了设计师去改变。尤其是Gaga和Armani的合作,并不是感觉Armani打扮着Gaga,更多的是Gaga启发设计师去重新思考他对于服装的概念。

同时,时装设计师也不是一开始就着迷于这些明星的。尼克拉·弗米切提是Thierry Mugler品牌的创意总监,也同时为杂志《Dazed Confused》、《Another》和美版的《Harper's Bazaar》做造型师。他同样也是Lady Gaga的时装总监,这位男人曾负责寻找肉片裙、面纱等Gaga穿着在杂志封面的服装。他说过,品牌不是一直以来都愿意和歌手合作。“最开始,时装设计师根本不愿接触Gaga。没有人向给提供衣服。我不得不撒谎,并说我需要那些服装在我的杂志工作上。”

Hussein Chalayan很痛快地承认,他不是Lady Gaga的粉丝,直到他看了她的演出。“我根本对她不感兴趣,直到我去看她的演唱会。她是可爱的、温暖的,努力给每个人以影响,我希望她不要改变。我认为她正在做的是对过去时装的回流,但是采用的是新鲜的包装。”

让时装拥有生活

如果被一些大品牌所斥责,意味着这些明星和她们的造型师还要努力找到幻想的外观。不管歌星是先锋派的或者是招人议论夸张派的,实际上他们已经带来了新的时尚创造力,成为国际的中心焦点。弗米切提高呼着Gaga穿着服装的所有优点,而被碧昂斯或者蕾哈娜这样明星穿着的服装,现在也已经成为时尚风向标了。设计它们的设计师感觉就像是被美国版《Vogue》的主编点名了一样。像David Koma、Gareth Pugh和Francesco Scognamiglio这样的设计师已经得到了国际范围内的认可,这多少就得益于和明星的合作。由大卫和菲利浦组成的The Blonds品牌,现在是纽约冉冉升起的时尚力量,他们因为明星设计而得到了赞誉,比如说为菲姬、 蕾哈娜和凯蒂·佩里提供雕塑般的,出乎意料的外套。

“夸张的美丽是我们的特点,”大卫说,“The Blonds的审美和主题回溯到女人打扮最迷人的时候,就像是在好莱坞的黄金时期。现在有真正关于幻想和逃离每天生活的需求,精心制造的服装在这其中扮演起巨大的角色。生活就是我们的电影院,我们想要带来一些融进每个人生活的时装。”

The Blonds相信,流行明星的魅力体现已经不只是她们的服装了。“像Gaga、Nicki Minaj和凯蒂·佩里这样的明星,知道怎样代表自己,怎样影响别人,我们相信这点,因为没有这些女人,时装是没有生活的。”

新一代的明星与她们的前辈比起来,都看上去更加幽默,有自我意识。当Jessie J在今年的全英奖上获奖时,穿着的是Vivienne Westwood的迷你连衣裙。“我看上去像是从《白雪公主》里走出的恶魔皇后,”她说,“我现在只是需要我的小矮人。”很相似的,当被问到在今年格莱美上的Givenchy高级订制豹纹裙装时,Minaj将其形容为“神奇的遇到凶猛,传说遇到T台”。而凯蒂·佩里更加务实:“我们都非常独特。这就使为什么我们都赢了,我们都可以生存。人们不只是想要香草,她们想要31种口味。我不能做蕾哈娜做的,我不能做Gaga做的,但是她们也不能做我做的。”

这些明星做的在单调的时尚风格,中带来一种打破传统的创意时尚。趋势许久以来一直从T台出现之后就流失了,不能转换到舞台、酒吧和大街上。明星们的新时装也许不是文化的重要之物,但是这些风格是生动和有趣的。我们已经从取笑明星在红毯上“下蛋”到为“蛋的来临”鼓掌,可见这很长的一段路发生了多少改变。不知道,我们还能走多远。

沈阳法律网
湖州物联网云平台
健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